全站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綜合欄目 >> 云南法制報社 >> 學習園地 >> 內容閱讀
新聞輿論監督 需要完善的法律作保障
2015年03月18日 14:47:05  來源:云南法治網
關注微信公眾號

        輿論監督是我國監督體系中的特殊組成部分,也是新聞媒體的一種特殊職能,更是憲法賦予人民言論自由的權力和參政議政的途徑。準確及時的監督,可以抑惡揚善,穩定社會,凝聚人心,推進民主文明建設,構建中國和諧社會。輿論監督不但已是政府、媒體和公眾的共同話語,而且正在成為執政者實施“善治”之道的工具。  

        黨中央歷來高度重視輿論監督。習近平總書記在《把握好新聞工作的基點》(2014年10月31日人民網-理論頻道)一文中指出:“輿論監督是加強黨的建設和民主政治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不受制約和監督的權力,必然會腐敗變質。”同時習總書記還在該文中指出:“運用輿論監督武器,要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講究社會效果。”

        輿論監督要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

        所謂輿論,即多數人的共同意見。所謂監督,中國《辭海》中的解釋是“監察督促”,也就是說,監督包含兩層意思:一是監察,二是督促,監察的目的是發現問題,督促的目的是解決問題。所以“新聞輿論監督”就是通過新聞媒介來揭示現實生活中存在的問題并促使其解決的一種輿論監督。輿論監督最終要通過媒體來實現,這就要求新聞媒體客觀、公正,具有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要求有一支敢于和善于開展輿論監督的高素質的新聞隊伍。

        在近20年采訪報道的實踐中,記者也曾有過“因你的報道而變好!”的一些“實戰經驗”:比如賓川縣桑園河的治理。記得2007年6月中旬的一天,記者接到當地群眾反映:大理州賓川縣的桑園河因采沙泛濫,幾百畝良田被“吞噬”。記者隨即前去調查采訪——

        賓川縣桑園河屬長江流域金沙江一級支流,流經賓川縣州城、金牛、力角三個鄉鎮,穿賓川縣城、自南向北逶迤而過,是該縣的主要河流之一。

        民以食為天,食以地為本。作為農民生存的命根子,田地無疑是農民的“命脈”,失去土地也就意味著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根基。而賓川縣桑園河兩岸竟有數百畝基本農田因大肆采沙被毀,以致肥沃的良田變成了一口口“池塘”或洼地,當地相關執法部門對此卻視而不見,無動于衷。當年6月20日,記者以《采沙船狂“啃”賓川百畝良田》為題,報道了桑園河流域河段因非法采沙、濫采亂挖現象日益嚴重,直接危及河堤、農田及河道行洪安全,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的事實。

        該報道引起了賓川縣委、縣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視,政府決心對此一抓到底。該縣專門成立了由縣委常委、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楊承賢任組長,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曹建康、縣人民政府副縣長、縣公安局局長熊永祥任副組長,抽調各相關部門的一把手組成陣容強大的工作組進行整治。同時責成紀檢監察部門對整治工作進行監察,對工作不力,不認真履職的單位和個人進行問責。截止同年7月20日,40部采沙船全部停止采沙并統統撤除。

        通過本報的連續報道,賓川桑園河被大理州列入全國重點地區中小河流治理的項目,加大了治理力度。后來,桑園河在河道治理過程中擴寬了河道,新建了河堤,河道斷面以休閑、親水、生態的理念,結合城區建設,建成了集泄洪、排污、休閑于一體的景觀河道,成為了賓川縣城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采訪權是保障實現新聞職能的基本權利

        記者作為新聞媒體的組成部分,其享有的權利首先是采訪權。然而,記者在履行職務采訪過程中,無疑遭遇過諸多這樣那樣的困局。

        “在這方面我們是有嚴格要求的:不經允許不得擅自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我們沒有接到上級和當地宣傳部門的通知,因此不便接受采訪。”記者2010年到怒江州某單位采訪石缸河礦山整治過程中存在嚴重弊端一事時吃了閉門羹。而這樣的尷尬境遇卻不是怒江州獨有,在昆明、大理州等地記者頻頻遭遇。

        幾年前,記者接到群眾反映:大理州永平縣杉陽鎮阿海寨村曾經茂密的森林被肆意砍毀,當地村民曾多次向林業部門及政府反映,均未引起足夠重視,直至滿山森林被“剃了光頭”,隨之而來的泥石流等自然災害嚴重威脅著當地村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記者前去調查采訪時,相關部門負責人以未接到上級通知為由,拒不接受采訪。記者頂著巨大的壓力,以實地采訪的大量事實為依據,進行了連續報道。大理州林業局領導看到報道后高度重視,實地勘查后,對當地森林被毀事件進行徹底調查,問責處理了一批相關部門負責人,厘清并加強了一系列森林管護措施。去年,記者“故地”重訪,漫山遍野已經是郁郁蔥蔥的綠裝。“自從你采訪報道、林業部門整治后,沒有人敢上山抓一把茅草!”當年向記者反映情況的村民喜滋滋地說。

        記者認為,媒體在真實、客觀地報道新聞事件的同時,應充分保障記者的合法權益,即采訪權、報道權、批評權和評論權。據某省記者生存現狀調查的結果顯示:75.4%的記者在采訪中曾遭受辱罵、詆毀,42.2%的人因輿論監督報道遭遇過打擊報復,同時,暴力、惡意訴訟、地方保護、黑勢力、官僚主義也在侵蝕著記者的權益和安全,嚴重制約和影響記者的公正立場。因此,保障新聞記者合法權益是保障媒體話語權的基礎和前提。

        監督輿論雖然不具有強制性,但它卻具有一種精神的、道德的力量。當分散的、個別的議論引起人們普遍關注, 經過傳播而形成社會輿論時,便代表著眾多人的看法和意志,對社會生活產生重要的影響。

        社會上有多種監督,如黨內監督、人大監督、司法監督、群眾監督等中不可或缺,而極具有戰斗力的一種監督形式——新聞輿論監督以其特有的公開曝光的形式產生的作用和效果與其他的幾種監督是不一樣的,它具有很強的公眾震懾力。然而,據統計,近幾年來,中國因輿論監督引發的新聞官司已達近萬起,新聞界的敗訴率在30%左右。屢屢敗訴,即使有的勝訴,也使自身精疲力竭。這種現象,說明新聞輿論承擔著重大的法律責任,卻沒有得到切實的法律保障,也顯出有些人在輿論監督的法律責任理解上存在著偏差。

        當代中國新聞傳播事業發展異常迅猛,但是中國規范新聞傳播活動的法律體系卻跟不上現實的需要,急待完善。加強新聞法治的研究不僅是新聞傳播事業的需要,也是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建設的迫切需要。新聞輿論監督影響面廣,反應最快,震動也大。許多久拖不決或處理不公的嚴重違法犯罪案件,一旦在新聞媒體中曝光,就能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甚至全社會的關注,從而使問題能較快較好地解決。中國在監督司法方面做的很多,但新聞輿論監督是一柄雙刃劍,其潛在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視。因此,加快推進新聞監督法治建設已經迫在眉睫。

        規范新聞輿論監督一方面需要政府與社會為其創造良好的環境,另一方面需要新聞媒體的自律,但更重要的是健全有關法律制度。新聞輿論監督的權利需要法定,新聞輿論監督的責任也需要法定。我國還沒有《新聞法》,新聞輿論監督的外部環境也不盡人意,新聞媒體往往要承受很大壓力和阻力,有些地方新聞媒體的采訪權、報道權、批評權和評論權受到侵犯;官僚主義、行業保護、地方保護、阻撓采訪的行為得不到法律的懲處;打擊、迫害和陷害實施輿論監督的新聞媒體和新聞記者的行為受不到法律制裁;公民的名譽權、人格權被濫用監督權利的媒體和記者所侵犯,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護。輿論監督不是一種權宜之計,而是現代法治國家的一個民主監督體系。切實可行的新聞法和監督法則可以將輿論監督納入法治化體系,少受人為因素影響,有助于輿論監督規范行使,其必要性和緊迫性不言而喻。

        新聞傳媒是公眾利益的代表,輿論監督是社會穩定和諧發展進步的一種必不可少的重要力量。媒體在進行輿論監督時要恰當協調社會利益關系,準確把握新形勢下的人民內部矛盾,不熟視無睹、不主觀武斷、不推波助瀾,力求輿論監督的方向更準確,把握更適度、更科學,這樣才能不斷提升輿論監督水平,不負重托、不辱使命,為構建和諧社會負起傳媒應盡的責任。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酷博平台足球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