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盜用身份證件緣何定罪難? 判定標準尚未明確
2019年07月25日 10:40:49  作者:王陽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日前,湖南市民伍先生稱,由于身份證遺失后被人冒用,他新開辦的公司無法在工商部門登記注冊。雖向有關部門多次反映,但被他人冒用身份證開辦的公司至今仍未注銷。

  那么,如果居民身份證被冒用注冊公司,身份證持有者應該如何維權呢?

  身份證件被盜用

  老家在湖南的伍先生,此前一直在廣東打工。隨著父母年齡越來越大,作為家中獨子的他決定回老家創業。店鋪裝修好后,伍先生去工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卻被告知無法辦理,理由是伍先生在武漢有一家投資公司,因違規于2017年底被吊銷執照。

  伍先生20多年里從未去過武漢,也沒有把身份證借給別人。經回想,伍先生記起4年前在火車站丟失過身份證,但當年已經掛失補辦。

  因為上了“黑名單”買不到火車票,伍先生騎著摩托車跑了幾百公里,找到自己名下那家公司的工商登記部門,調出了公司的原始注冊資料。伍先生發現公司注冊用的身份證正是他當年丟失的身份證。

  盡管工商部門知道了事情真相,卻回復稱無法直接注銷,讓伍先生去公安機關報案或到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伍先生找到公司注冊地附近的派出所報案,但派出所不受理。于是,伍先生又去找區公安分局,仍未果。

  伍先生只好將登記的工商部門告上法院。本以為此事可以告一個段落,但一個多月后,伍先生接到法院行政庭法官的電話,要他準備2014年左右的筆跡簽名,自己花錢去作筆跡鑒定。

  伍先生稱,他準備開辦的公司裝修完工已經快一年了,聘請的人員也已到位,但因辦不了營業執照,一直無法開業。“如果算上十幾次前往武漢的費用,目前已損失幾十萬元了。”

  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場監管人員介紹,要處理這類事,從辦案程序上來講,肯定要調查取證,但工商機關不是司法機關,處理難度大。

  聯動查驗迫在眉睫

  據有關部門不完全推算,我國每年丟失、被盜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證達數百萬張。不少丟失、被盜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證并未自然消亡,而是被他人通過網絡進行非法交易,廣泛用于開辦銀行卡、信用卡,掩護詐騙、洗錢等活動,給丟失者帶來嚴重困擾。

  “因為技術問題,我國現行第二代居民身份證即使掛失,其電子芯片仍然可以識別,信息依然可用。”相關專家介紹。

  在此情況下,公安部于2016年10月建成失效居民身份證信息系統,希望通過社會各個用證部門和單位聯網核查,實現所有丟失被盜居民身份證即時失效,無法在社會上繼續使用。

  與此同時,公安部還會同中央綜治辦等7部門制定并發布《關于規范居民身份證使用管理的公告》。其中明確規定,國家機關或者有關單位及其工作人員應當認真履行居民身份證核查義務,嚴格落實人、證一致性核查責任。冒用他人身份證的個人,將被列入不良信用記錄“黑名單”庫,推動落實聯合懲戒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失效居民身份證信息系統運行后,只有少數應用場景能識別是已掛失證件,比如公安機關核驗、金融系統辦理業務等。而用已經掛失的舊證去乘坐火車、酒店住宿、網吧上網等,系統照樣判斷為“真實有效”。

  有專家分析稱,建立失效居民身份證信息系統后,還要加快掛失申報信息系統社會共享進度,讓用證大戶與公安部門的系統對接聯動,共同做好身份證查驗工作。同時,執行“誰審核誰負責”原則,倒逼用證單位充分履行責任,并對用證單位查證不嚴導致公民身份證被冒用予以嚴厲懲罰。

  盜用身份證件入刑

  2004年起施行的《居民身份證法》明確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公安機關處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罰款,或者處十日以下拘留,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證或者使用騙領的居民身份證的;購買、出售、使用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的。

  有辦案民警認為,與其帶來的社會負面影響相比,這樣的處罰力度實在太輕了,這也是身份證非法買賣屢禁不止的主要原因。

  對于居民身份證的管理,除了可以行政處罰外,《刑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三款規定: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專家認為,該條只規定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證犯罪,但沒有規定買賣居民身份證是犯罪,“按照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原則,買賣居民身份證、盜用他人身份證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首次明確買賣居民身份證的行為構成買賣身份證件罪,解決了長期以來刑法理論界存在的爭議。此外,增設罰金刑,彌補了原條款中犯罪嫌疑人違法成本低的漏洞。

  有專家對此分析稱,目前法律規定比較籠統,對于情節嚴重的標準,尚無司法解釋予以明確。這導致現實中居民身份證盜用案雖然頻頻發生,但盜用身份證件罪案的判決卻寥寥無幾。因此,國家立法機構應加快完善相關法律。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五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