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向前夫的索賠訴求為什么被駁回? 法院:不符合離婚損害賠償的法律構成要件
2019年07月24日 10:37:17  作者:周凌如  雷諾  朱鑫潔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2018年底,李芳將前夫張強與前婆婆訴至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人民法院,索賠精神損失費5萬元。此時她已經與張強離婚7年。

  張強卻有另一番說法,“在李芳妊娠期間,她親自為我向派出所申請了精神疾病鑒定。”

  日前,荷塘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理了該案。

  離婚7年后向前夫索賠

  2007年6月22日,張強經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診斷為情感障礙(躁狂發作)。2008年5月18日,李芳與張強經人介紹相識后確定戀愛關系。2008年7月22日,張強經株洲市三醫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癥。2009年2月18日,李芳與張強自愿登記結婚。

  婚后,張強的病情并未好轉,2011年4月14日,在結婚2年后,李芳與張強到當地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

  2018年底,離婚7年的李芳卻突然將前夫張強給告了,索賠5萬元精神損失費。“我一直以為張強是正常人,直到2018年8月27日,我看到他起訴別人的一張證據時,才知道他在2007年6月22日就被診斷有情感障礙(躁狂發作),2008年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癥,而他和他的母親卻一直瞞著我。”

  李芳在起訴中稱,此前她對張強患有精神病一事一無所知。她表示,在她與張強婚姻存續期間,張強與其母親還瞞著她為張強辦理了殘疾證(精神殘疾)。

  李芳認為,張強與其母親故意隱瞞張強的病史,侵害了她的知情權和擇偶權,給她帶來巨大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

  前妻婚前已知前夫患病

  “我與李芳結婚不存在欺騙,我沒有隱瞞自己有精神病史。”面對前妻的起訴,張強卻給出了另外一番說法。“在李芳妊娠期間,她親自為我向田心派出所申請了精神疾病鑒定,我不應當賠償任何精神損失費。李芳已知我是精神疾病患者,在婚姻期內自動成為我的監護人,其損害后果應該由她自行承擔。”

  張強母親辯稱,李芳是成年人,與張強戀愛,雙方自愿辦理結婚登記,婆家也將張強的情況詳細告知了李芳。“他們婚姻期間張強發病到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療,李芳是知情的。2010年11月19日的精神病司法鑒定,也是李芳辦理的。”

  法院審理查明,2010年3月23日,被告張強辦理了殘疾人證,系精神殘疾人。2010年11月9日,株洲市公安局田心派出所對李芳進行了詢問,當時李芳回答:“2008年5月18日,別人跟我介紹張強時,就告訴我張強有精神方面的病。”

  此外,2010年11月19日,張強經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為心境障礙,實施危害行為時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2010年12月9日,李芳與張強生育了一個兒子。7天后,張強因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癥在株洲市三醫院住院治療10天。

  法院駁回原告請求

  法院審理認為,離婚損害賠償制度是一種權利救濟制度,夫妻一方因法定的嚴重過錯行為而導致離婚,并對無過錯方造成精神或物質損害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即夫妻一方的行為是構成離婚原因之一的侵權行為時,他方才可請求因侵權行為而產生的損害賠償。

  根據《婚姻法》規定,只有在重婚、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實施家庭暴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情形下,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此案中,李芳與張強相識戀愛時就知道張強患有精神疾病,故李芳以兩被告故意隱瞞張強的精神疾病而造成李芳精神損害為由提出賠償精神損失費,既沒有事實依據,也不符合《婚姻法》關于離婚損害賠償的法律構成要件,法院不予支持。故判決駁回原告李芳的訴訟請求。(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五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