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政法法務 >> 政法網群 >> 天平之光 >> 云南法聞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官渡法院:拓寬救助渠道 關愛直抵民心
2019年07月24日 10:53:37  作者:本報記者  吳怡  文/圖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一頭牽著百姓疾苦,一頭系著司法關愛”,司法救助作為一項民心工程,是法院密切聯系群眾的紐帶,也是社會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法院認真落實中央和省高院關于司法救助工作的部署要求,將司法救助作為踐行為民宗旨,關心群眾疾苦,解決群眾困難,化解執行難題的重要措施,通過加大宣傳力度,簡化審批程序,拓寬救助渠道,使司法關愛直抵民心。

  司法救助體現司法溫度

  當前,一些刑事犯罪案件、民事侵權案件因被告人沒有賠償能力或賠償能力不足等,致使受害方得不到有效賠償,生活陷入困境的情況時有發生。“對于這些受害方,給予適當經濟資助,幫助他們擺脫生活困境,有利于實現社會公平正義,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維護司法的權威和公信。”官渡區人民法院院長晏暉說。

  彭女士是楚雄州牟定縣人。2014年10月10日,普某邀約彭女士的丈夫普師傅到昆明打工,在某公司老板羅某租用的倉庫里做裝修工作。沒想到,在裝修過程中,普師傅不慎從高處跌落,經搶救無效死亡。

  2014年11月,在街道辦人民調解委員會的主持下,普師傅的家人和羅某達成調解協議,由羅某一次性補償普師傅的家人21萬元,官渡區人民法院對調解協議書進行確認。之后,羅某履行了支付義務。

  2015年,普師傅的妻子、女兒及父親將雇請普師傅到昆明打工的老鄉普某、公司老板羅某及該公司告上法庭,索賠死亡賠償金等。2015年10月,官渡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一審判決,由普某賠償普師傅的家人各項經濟損失27萬余元,駁回其他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普某提出上訴。2016年4月,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改判普某賠償普師傅的家人各項經濟損失22萬余元。

  判決后,由于被執行人普某沒有財產可供執行,普師傅的家人一直沒有拿到賠償金。丈夫去世后,養家糊口的重擔全部壓到彭女士身上,而彭女士本身就患有殘疾,基本喪失勞動能力,年邁的父親又身體不好,患有多種疾病,常年需要高額的醫療費,再加上小女兒還在上學,讓這個家庭的生活異常困難。家里的生活開支,老人的醫藥費,女兒的學費,都只能靠彭女士打零工和政府發放的低保來維持。

  受理彭女士的司法救助申請后,執行法官立即調取卷宗、收集材料上報官渡區委政法委,最終為彭女士一家爭取到10萬元司法救助金。今年6月27日,彭女士一家領到了10萬元司法救助金。

  當天,和彭女士一家一起領到司法救助金的還有5人,他們共領取了51萬元司法救助金。

  拓寬司法救助渠道

  官渡區人民法院積極轉變執法理念,主動開展司法救助工作,及時了解掌握救助對象及其家庭困難情況,并逐一審查,對符合救助條件的困難申請人及時給予救助,做到從被動受理向主動救助的轉變。

  40歲的文師傅就是受益人之一。文師傅是一名貨車司機,以前在昆明一家建材市場幫一家木業公司送貨。

  2015年6月14日,文師傅負責運送一批木板時,不料被叉車上滑落的木板砸傷。“當時老板為了省錢,把原本需要分裝兩車的木板全部裝在一輛貨車上,結果木板壘得超高,車還沒出發木板就滑下來砸到我的雙腿。”文師傅說,此次事故導致他的多個腳趾粉碎性骨折,被鑒定為八級傷殘。

  文師傅說,他受傷后花了七八萬元醫療費,可木業公司老板只掏了幾千元之后就不見蹤影了。2017年,文師傅提起勞動仲裁,昆明市官渡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裁決,由木業公司賠償文師傅共計27.3萬余元。

  2018年,文師傅向官渡區人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后,我們通過查控系統查詢,木業公司賬戶里沒有一分錢,連鋪面也從建材市場搬走了,主要負責人下落不明。”執行法官說,在執行過程中,法院窮盡各種執行手段,仍未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

  文師傅受傷后花了不少醫藥費,他的母親也患癌癥去世,讓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文師傅受傷后無法工作,一家人失去了經濟來源。目前,他家里還有80多歲的父親和一個6歲的兒子,全家生計只能靠他的妻子打零工維持。”案件執行法官說,了解文師傅家的情況后,他們認為文師傅符合救助條件,馬上告訴他可以申請司法救助。

  收到文師傅的救助申請后,官渡區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綜合考量文師傅遭受的實際損失和面臨的困難,最終為他爭取到10萬元司法救助金。

  領到這筆錢,文師傅情緒激動,眼淚止不住的流。因為他行動不便,執行款項發放完畢后,官渡區人民法院為他聯系了銀行,將他接到網點把錢直接存進銀行卡里。

  在落實司法救助制度過程中,官渡區人民法院不斷增強司法救助主動性,努力為司法救助對象爭取最大利益,讓符合條件的案件當事人充分感受到司法溫暖。

  精準發放每一筆救助金

  “國家司法救助是人民法院對于面臨生活困難的涉訴當事人給予的國家給付行為,是國家公權力的行使,作為職責部門,我們有義務,也有責任管理好這些資金,將司法救助金及時發放到真正需要的群眾手中。”官渡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梁成銳說。

  為改變司法救助工作隨意性大、操作不規范的狀況,官渡區人民法院從救助條件和標準、救助機構和職能、救助程序、救助資金的使用和專項檢查等方面進行嚴格審核把關。“對于符合條件的及時救助;不符合救助條件的,我們會說明理由;如果申請到救助金后,賠償款又到位的,我們會要求當事人退還救助金,并做好解釋說明工作。”官渡區人民法院負責救助金發放工作的龔鈺說。

  “其實需要救助的對象很多,這讓我們很難取舍,如何從中甄別出最迫切的、最需要救助的當事人,這是關鍵問題。”梁成銳說。在救助案件的篩選上,涉民生案件是司法救助的重點對象,包括人身損害賠償、交通事故賠償、拖欠農民工工資、雇員受損等涉民生案件。在救助理念上,法官們一直堅持主動救助原則,應救盡救,盡最大努力幫助當事人申請司法救助金。

  談起法院司法救助工作,龔鈺從檔案柜里拿出一個厚厚的牛皮紙檔案盒,里面放著今年以來官渡區人民法院辦理的6起司法救助案件的相關材料。今年上半年,官渡區人民法院根據相關政策,預選出21件擬司法救助案件,最終通過開會討論,從21件案件中挑選出了6件特別困難、特別緊急、特別需要救助的案件,報送官渡區委政法委。最終6起案件全部審批通過,其中5起案件是按最高限額審批通過,申請到了10萬元司法救助金,另一起案件是按執行標的全額救助,發放司法救助金1.4萬元。

  “對于司法救助工作,官渡區人民法院一直按專人專管,統一救助原則、統一救助標準、統一建檔管理。”龔鈺說,每位申請人的材料都會統一建檔管理,內容包括救助申請書、申報表,相關生效法律文書,是否獲得賠償的相關證明資料以及生活困難證明材料等。司法救助的對象和范圍主要針對人身損害賠償類案件,對于救助金額的確定,主要根據救助對象實際遭受的損害后果、有無過錯及過錯大小、個人及家庭困難情況等因素來綜合考量。

  調查回訪維護司法公正

  在晏暉看來,除了要做好司法救助工作,讓每位符合條件的當事人得到及時救助,在接待當事人時,還要堅持“六心工作法”,即接待當事人要熱心、傾聽訴求要耐心、審判案件要公心、執法辦案要盡心、解決問題要誠心、便民服務要有愛心。“官渡區人民法院主動作為,堅持對司法救助案件進行調查回訪,通過救助前的調查程序,查明被救助人的基本案情、家庭情況、生活困境和救助理由,從而對救助案件進行分類篩選,將有限的救助資金給予最需要幫助的人。

  一路走來,面對一個個殘缺的身軀,一個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官渡區人民法院執行局法官干警們心急如焚,“我們不僅要讓這些受害者在訴訟中感受到國家的正義,更要讓他們感受到司法的溫度!”梁成銳說。雖然案件當事人經過了司法救助,但法院依然不會放棄對案件的執行。

  “今后官渡區人民法院將在提升救助案件質效、促進救助案件標準化上下功夫,讓司法救助制度惠及更多的困難群眾。“晏暉說。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五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