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法律服務 >> 法案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元謀“菜霸大釘錘”獲刑10年
2019年07月22日 10:02:01  作者:本報記者  李艷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楚雄州元謀縣是全國著名的“冬早蔬菜”之鄉,種植蔬菜是當地農民的主要經濟收入來源。元謀縣能禹鎮的蔬菜批發交易市場是全國“南菜北運”的重要基地,每天,在這個市場里交易的蔬菜銷往國內200余個大中城市,甚至出口國外。然而,紅火的蔬菜交易背后卻暗流涌動。

  案情  敲詐勒索  欺行霸市

  蔬菜批發交易市場里的暗流與一個名叫宋元雄的人有關。“他是這個圈子里非常出名的一個人。”元謀縣人民檢察院公訴科科長羅敬明說。宋元雄還有個綽號叫“大釘錘”,他一直活躍在市場里,除了做蔬菜生意,還熱衷于調解各類民間糾紛和矛盾。然而,凡是請他出面調解過糾紛的當事人,事后都深感后悔。

  司法機關了解到,宋元雄是元謀本地人,曾因尋釁滋事、聚眾斗毆被判入獄。2013年出獄后,宋元雄繼續橫行鄉里,霸道、張揚的性格讓他身邊很快聚集了一幫社會閑散人員。這個逐漸發展壯大的小團伙一時間惡名遠揚。也許是看中了宋元雄的霸道,說話有所謂的“份量”,一些當地人在遇到矛盾糾紛時,開始請宋元雄出面調解。

  2013年,元謀縣黃瓜園鎮的張某和女友吵架,爭執中把前來勸架的女友堂哥打傷,左思右想,張某決定找到宋元雄從中調解。沒想到,這個決定給張某引來了更大的麻煩。宋元雄威脅張某索要8萬元調解費,法律意識淡薄的張某最終拿出了2.6萬余元,除去給傷者住院治療的1萬余元費用,剩余的1萬余元被宋元雄占為己有。

  以調解糾紛為由,行敲詐勒索之實,這對于宋元雄及其團伙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迫于他在當地的惡名,一些老實的菜農遇事只想息事寧人,而這種“惹不起躲得起”的思想,也讓這個團伙屢屢得手。漸漸地,所謂的“調解費”竟變成了“保護費”。宋元雄及其團伙也越來越囂張,開始染指當地的蔬菜交易。

  2015年,浙江商人吳某在元謀縣老城鄉承包菜地種植蔬菜。蔬菜上市前,宋元雄帶著團伙成員找到吳某,表示要預訂蔬菜,卻并未交納定金。3個月后,當另外一名菜商馬某到吳某的基地收菜時,宋元雄帶著團伙成員出現了,百般阻撓交易。

  隨后,馬某準備將蔬菜拉到市場交易,又遭到宋元雄及其團伙成員的毆打,迫于無奈,馬某只得放棄與吳某的交易。這下吳某傻眼了,自己辛辛苦苦種植的蔬菜在市場里根本無人敢買。思來想去,吳某妥協了,最終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將蔬菜賣給了宋元雄。

  被捕  拒不承認犯罪事實

  2017年初,當地公安機關先后接到部分菜農反映,蔬菜交易市場存在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的情況。民警針對這些碎片化信息進行調查,多條線索最終都指向了宋元雄。

  “在整個能禹蔬菜市場,這些人均有尋釁滋事、敲詐勒索和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行為,綜合起來判斷,該團伙已經是一個惡勢力團伙的雛形。”元謀縣公安局副局長楊樹強介紹。經過7個多月的縝密偵查,公安機關對這個團伙以往的犯罪事實進行調查取證,并固定了證據,終于將該團伙一網打盡。

  公安機關先后抓捕了2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21名被依法刑事拘留。按照法定程序,元謀縣公安局提請元謀縣人民檢察院對這21名犯罪嫌疑人批準逮捕,犯罪事實涉及綁架、搶劫、敲詐勒索等多個罪名,但問題隨之而來。

  “案件剛到審查逮捕這個環節的前一星期,公安機關的承辦人跟我們交流時,就提到了一些存在的問題。” 元謀縣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顯瓊說,“主犯宋元雄一直都是零口供,一直都不供認,要想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幾乎是不可能的。”
曾被判過刑的宋元雄熟知公安局、檢察院辦案程序,他百般抵賴,拒不承認所有犯罪事實。

  公安機關廣泛開展宣傳,發動群眾提供線索,還建立有獎舉報機制,但仍無法打消受害人和知情人思想上的顧慮。本地人怕遭到打擊報復不愿作證,外地客商則大多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不愿提供線索。而這樣的局面,在幾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后終于被打破。

  判決  數罪并罰獲刑十年

  2018年5月23日,一場聲勢浩大的庭審在元謀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羅敬明作為公訴人出庭。到法庭辯論階段,在大量證據面前,主犯宋元雄的心理防線逐漸被瓦解,做了部分有罪供述。

  經過2天半的開庭審理,法院認定,以宋元雄為首的犯罪團伙為惡勢力犯罪團伙。法院判決,被告人宋元雄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個月,并處罰金14萬元;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犯強迫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并處罰金1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對宋元雄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15萬元。

  釋法  依法懲處利用“軟暴力”實施的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十四條規定,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應當認定為“惡勢力”。

  惡勢力一般為3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

  惡勢力犯罪組織的特征表現為:有3名以上的組織成員,有明顯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較為固定,組織成員經常糾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實施3次以上惡勢力慣常實施的犯罪活動或其他犯罪活動。

  該《指導意見》提出,要依法懲處利用“軟暴力”實施的犯罪,第十七條規定,黑惡勢力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破壞經濟秩序、社會秩序,構成犯罪的,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相關規定處理:

  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使他人產生心理恐懼或形成心理強制,分別屬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恐嚇”、《刑法》第二百二十六規定的“威脅”,同時符合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分別以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定罪處罰。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強行索取公私財物,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同時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當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羅敬明介紹,案件結束后,行業主管部門跟公安機關開展聯合執法,對在蔬菜交易市場上欺行霸市等行為進行了嚴厲打擊。如今,元謀蔬菜交易市場里秩序井然,每天的平均交易量近2000余噸,從金沙江畔產出的新鮮農產品在72小時內速遞到國內外餐桌。羅敬明說,菜農菜商們臉上的笑容,就是檢察機關秉公辦案的全部意義。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五分时时彩